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402.com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8-06-15 20:0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402.com,www.402.com,2016.com,201.com,201.com,405.com,xpj.com,588hv.com.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

  新浪财经讯 12月21日消息,“国是论坛2017年会”今日在京召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出席并发表演讲。

  殷剑峰演讲的主题是金融危机的起源、修复和预防。

  “各个国际组织,各个央行监管当局现在有个共识,这次危机的起源就是信贷驱动型的泡沫。”殷剑峰表示,泡沫有两种,一种叫非理性繁荣,还有一种是信贷驱动型的泡沫,就是杠杆和资产价格同时上涨。日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杠杆率是迅速上升,90年泡沫经济危机,美国2007年次贷危机前也是如此,陷入欧债危机的五国也可以看到,泡沫是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根本,这点已经形成了共识。

  危机之后造成了严重的产出损失,很高的失业率,主要国家比方说这个危机的源头美国用了非常规的货币政策,用了巨额的量化宽松政策。量化宽松它本质上是什么呢?殷剑峰解释道,它本质上是信用跨送。应该说这种非传统的货币政策它的成绩是显着的,经过将近十年美国从次贷危机中基本修复了,GDP以及GDP的构成可以看到,除了一个指标住宅投资依然只相当于07年的90%,其他所有的GDP需求构成全部都超过了07年次贷危机的水平。

  虽然这种非常规政策是成功的,但是怎么来退出现在成了一个大家关注的焦点。

  日本是另外一个实行非常规货币政策国家。确实与美国一样,量化宽松在短期内起到了好的效果,但是它无法修复危机对潜在增长水平的影响,日本的潜在增长率从1990年泡沫金融危机的4%急速下降,到目前已经只有不到1%的水平,同时它的全要素生产率也在缓慢下降。

  殷剑峰指出,“货币政策作为总需求政策的一种,它能够短期内修复经济,但是无法修复危机对总供给侧产生的长期的影响,所以防止信贷驱动型的泡沫是关键,既然修复有那么大的成本,我们就要预防,所以危机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宏观审慎成为热门词。”

  十九大也提出了双支柱的宏观金融调控政策,现在国际经济学界也在讨论,怎么界定这个“双支柱”,一方面传统的货币政策依然以价格稳定,经济增长为目标。另外一方面由于要防止信贷驱动型的泡沫,需要由宏观审慎来关注金融稳定。这两个政策各有各的主要目标相互配合,形成了一个双支柱的框架。

  “中国的宏观审慎评估底线MPA从今年一季度开始实施,我们可以看到非常复杂,学过数学都不一定能够搞的特别明白。” 殷剑峰表示。“但是目前来看好像挺有效,我们统计了一个指标金融部门内部融资增速,在2016年的时候,这个增速它有接近30%的增速。但是从今年一季度开始,可以看到到今年三季度这个增速跌到了个位数,这与2017年一季度考核MPA有着密切的关系。”

  但是另外一方面看,殷剑峰指出,从居民部门新增贷款和新增储蓄存款的来看,新增储蓄新增贷款自去年三季度以来到今年三季度都超过了增长,居民部门应该是禁储蓄的,但是我们居民部门已经变成了一个赤字部门。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是2007年三季度,当时股价房价当时的历史新高。事实上这次危机的起源是信贷驱动型泡沫,它的背后是哪个部门加杠杆呢?居民部门加杠杆值得警惕。

  殷剑峰提出,理论上宏观审慎和货币政策可以相互配合,一个关注金融稳定,一个关注价格稳定,但是在实践操作中,无论是理论层面,实际操作中都存在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

  首先如何处理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的关系,未来这些监管机构之间怎么配合,作为市场主体怎么来同时应对这么多的监管主体,怎么同时来微观审慎和宏观审慎之间的关系。

  第二,宏观审慎从各国的操作情况来看,都给执行当局留下了巨大的相继抉择的这么一个空间。“这里就涉及一个问题,政策的有效性如何,你的透明度如何,如果没有透明度,市场主体它怎么来调整自己的行为。”虽然理论上宏观审慎和货币政策之间可以相互配合,但是两者之间事实上也是有矛盾的,殷剑峰举例道,比如说央行降息要刺激经济,但是你提高房贷首付比,…这两个之间怎么来权衡,以前货币政策是非常透明的,观察M2或者观察利率可以非常明确地用我们熟知的模型我去做决策,但是在目前这个阶段它非常复杂。

  最后一个问题,涉及到一个哲学问题,宏观审慎是为了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但什么是系统性金融风险,什么是系统性金融风险。“大家想想一个蚂蚁在一个苹果上爬,它以为它是在一个二维的平面,突然有一个虫洞突然掉下去了,所以它从它面临的系统性风险是它从这个二维的平面掉到另外一个二维的平面,你只有离开这个系统之后你才能看到,我们作为我们是三维的加上时间是四维的,我们怎么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离开,事实上虽然危机之后大家都知道信贷驱动型泡沫是导致危机的根源,但是800年金融危机史给我们得出的结论一样,八百年金融危机史都是信贷驱动型泡沫,为什么人类永远克服不了这个金融危机,原因很简单,因为一句唐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大家看过这个电影吗?我建议大家看看。”殷剑峰表示。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编辑:    责任编辑:
 
 
402.com,2016.com,201.com,201.com,405.com,xpj.com,588hv.com.